最新網址:www.751131.com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話人生-> 第三百三十五章 東瀛動蕩

                  第三百三十五章 東瀛動蕩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只見薛白衣的誓言發出,在頃刻之間,天地變色,風起云涌,天空之中竟然響起九聲雷聲。

                      薛白衣在這雷聲之下,卻是傲然挺立,不動如山。

                      而不管是風雷四圣那一張張沒有表情的臉,還是那些充滿了無比憤怒的忍者,此時全部動容。

                      因為普通人倒是沒有什么,但是修道之人,一般都十分的重視自己的誓言,一旦誓言發出,如若無法實現自己的誓言,那么,很有可能會被心魔所趁,輕則修為終身不進,甚至大減,重則身死道消。

                      可見天道立誓是何等的恐怖,但是現在蕭凌竟然在倭國這片土地上立下如此恐怖的誓言。

                      這一片土地,那些畜生右翼分子何其有千千萬萬,意味著薛白衣勢必將會在這一片土地上大開殺戒,血流成河。

                      風雷四圣看向薛白衣,眼睛之中卻是多了幾分尊敬,而那些忍者一個個凝重到了極致。

                      薛白衣等到那九聲驚天之雷響徹之后,猛的抬起頭,對著站在自己的面前的這些忍者,近乎冷酷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我薛白衣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既然我說出這樣的話來,那么,就從你們這些右翼分子的后臺開始吧?!?

                      隨著他的話,只見無數的薛白衣的身影從薛白衣的身體之中沖了出來,朝著那些忍者沖了過去。這些白色的身影很快就化成詭異的絲線消失在這一片天空之中。

                      很快,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原本那些散發著強大的氣勢的忍者,突然全部都抱著自己的脖子,眼睛之中露出深深的懺悔之色,然后用手拍在自己的天靈蓋上。

                      這一批倭國強大的忍者,竟然全部自裁在薛白衣的面前。

                      要知道,忍者的訓練是十分的變態的,所以他們的意志力遠遠的超出一般人,但是這樣意志堅定的人,竟然就這樣自裁在薛白衣的面前。

                      當這些忍者自裁之后,薛白衣的身體飄向空中,就像是白色的風箏一般,淡漠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劍弒天下!

                      隨著他的話,只見無數的白色的身影從他的身體之中飛了過來,這些身影和蕭凌的身影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那一張張臉。

                      那一張張的臉表情各異,有猙獰,有喜悅,有陰沉,有憤怒,這些身影從薛白衣的身影沖出之后,朝著那一片繁華的都市沖了過去。

                      這些就是薛白衣新創的絕殺之招。

                      情之道,乃仙之道,亦是魔之道

                      原本這一片繁華的都市,在薛白衣放出無數情魔之后,徹底的變了,變成了修羅地獄。

                      這一片土地上,心中生長著右翼的心魔的人,就是情魔的目標。

                      這些情魔比起精確制導炸彈要更加的精準。

                      只要是心中有那種右翼的想法的人,馬上就被情魔所趁,很快就鉆入到他們的心中。

                      無數的幻象出現,無數的邪惡的幻象,將他們引入到無盡的深淵之中。

                      在東瀛的倭國首相官邸,此時也亂成一團。

                      電話響個不停,而此時,只見無數的白色的影子,已然從遠處撲了過來。

                      在那官邸之中,安倍家的的畜生,臉色十分的難看,他為了拉上他的美利堅干爹,在炎黃沒有起來的時候,做最后一搏,但是現在炎黃竟然派出了如此恐怖的人物。

                      整個東京已經一片混亂。

                      每一秒鐘都有人跳樓。

                      就在他遲疑的那幾秒鐘,只見一個穿著西裝的倭國中年人站在他的面前沉聲道:“安倍首相閣下,現在東京在短短的十分鐘之內,就有上千人跳樓自殺?!?

                      其中還有一些堅決的支持您的重要人物!

                      譬如三菱株式會社的會長,還有其他一些堅定的支持你的政界大佬。

                      聽到這個中年人的話,安倍的臉色頓時一變,沉聲喝道:“八嘎!“

                      一個個年輕的炎黃人,竟然能在倭國掀起如此的波瀾,這件事情,是對我們大倭帝國的嚴重挑釁。

                      我們的忍者部落,和陰陽師家族,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帝國給了他們這么大的榮譽,但是現在他們卻看著這個薛白衣在這一片神圣的土地上如此的張狂放肆!

                      要知道,一般而言,他是不敢直接這樣說的,因為在倭國,那些忍者和陰陽師,有著極高的地位,哪怕他是首相,也要禮讓三分,但是現在薛白衣的所作所為,陰陽師和忍者卻無法阻止,讓他出離的憤怒了。

                      他的話剛剛落音,只見一個冰冷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如果不是你要去挑釁炎黃,對方又怎么可能如此痛下殺手,我的總統,剛剛我們派出的忍者以及陰陽師,全部被薛白衣誅殺了。

                      現在除了西方的那些大家族里面頂尖人物,已經沒有人能夠阻止這個魔一般的男子。

                      他已經在我們倭國立下了如此重誓,那么,勢必會執行下去,而且,我們對付這樣一個人,即使出動所有的軍隊,都沒有任何的作用。

                      一個穿著神官服飾的老者出現,這個老者的出現,頓時讓那安倍那張桀驁和憤怒的臉上露出深深的畏懼以及卑微的神色。

                      他馬上低下了他的頭顱。

                      但是接下來,這個老神官的話,更讓他的臉色變得越發的惶恐起來。

                      “這個薛白衣立下重誓,一日不殺盡我們倭國的右翼,一日不回炎黃?!?

                      我想首相閣下,沒有人比你更有代表性了。

                      他既然立下這個誓言,想必來這里也不會太遠。

                      “你說的不錯,不誅首惡,怎么可能履行我的誓言?!?

                      這個帶著幾分挑釁的聲音在空中響起之后。

                      隨著他的話,只見空中突然一根白色的絲線出現,這白色的絲線出現之后化成一個白色的身影,落在地上。

                      當薛白衣落在地上的時候,在邊上的那些倭國男子一個個臉色大變,馬上抽出手槍,對準薛白衣。

                      而與此同時,在安倍的身后出現一批穿著紅色衣服的忍者,這些忍者唰的一聲出現在了安倍的面前。手中的長刀抽了出來!

                      只見那些保鏢率先扣動扳機,子彈朝著薛白衣噴射了過來。

                      薛白衣看著那些子彈,淡漠一笑,只見這些子彈詭異的停在空中。

                      薛白衣看著那眼睛之中還帶著幾分希望的安倍,冷漠一笑。

                      “你以為這些東西能救你!”

                      只見薛白衣的手一掃,頓時那些子彈竟然詭異的回射回去,所有的保鏢的身體全部倒飛而出,他們的身體的心臟處出現了一個血洞。

                      也就在這一刻,那帶著希望的安倍臉上沒有半分的血色。

                      朝著那個老神官看了過去。

                      那個老神官看著站在自己的面前不遠處的薛白衣,眉頭皺了起來,那如利劍一般的眼睛深處閃過一道凝重之色。

                      因為眼前的這個年輕男子,比起他想的要更加難以對付。

                      他的眼睛落在蕭凌的身上,沉重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薛白衣,我知道你是武界薛家的人,同樣也知道,你是一個天才,一個絕世天才?!?

                      我今天是無法阻止你,但是在你執行你的計劃和誓言的時候,我還是奉勸你想清楚。

                      武界有武界的規矩,世俗界有世俗界的規矩,你這樣做,擾亂規矩,殺戮太多,傷了天和,對你以后的修煉并無益處。

                      我奉勸你懸崖勒馬,不要一錯再錯!

                      他在說出這話的時候,整個人頓時變得神圣了起來,仿佛在那一刻,他圣潔得就像是佛祖。

                      薛白衣聽到他的話,淡漠的聲音在空中想起。

                      “你知道我修煉的是情劍之道,現在在我們炎黃,有一股滔天的怨氣,這股怨氣正是你們這些倭國的右翼畜生造成的,今天我來殺盡這些右翼畜生,就是為了消散這一股怨氣?!?

                      這有何不可!

                      在我眼中,沒有良知,貪婪,殘忍,自私的倭國右翼分子,比起那些畜生,更加不如。

                      你認為我是在傷天和,但是我卻認為是在替天行道!

                      還有,你這點鬼域伎倆,到我的面前施展,太可笑了。

                      隨著他的話,只見那個老者的嘴角出現一絲黑色的鮮血。

                      而薛白衣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安倍的面前,他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個囂張張狂的右翼頭目,眼睛之中閃爍著冷酷的殺機。

                      這個有著代表之稱的右翼頭目,竟然在薛白衣的眼神之下,嚇得竟然雙腿發抖,一股尿臊味從他的身上傳了出來。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你這樣會引起外交糾紛的,美利堅也不會放過你的!”

                      他的聲音之中卻是充滿了絕望。

                      因為他自己也只是一種自我安慰而已,如果這個年輕人要是害怕引起外交糾紛,就不會做出這樣恐怖的事情來了,在這樣的人的眼中,所謂的外交糾紛,就是一個屁。

                      沒等到他說出接下來的話,只見薛白衣的手一揮,那個曾經驕傲不可一世的倭國雜種被擰下了那頭顱。

                      薛白衣從倭國的首相官邸走了出去,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當他走出之后,整個官邸已然變成了一片血海。

                      三天時間,薛白衣用三天時間,履行了他的諾言。

                      當他重新出現在他當初出現在倭國的地方的時候,這個國家已然陷入到了無窮的慌亂和恐怖之中。

                      但是此時的薛白衣眼中,卻沒有半分的仁慈。

                      因為在他眼中,比畜生還要畜生的倭國右翼分子,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仁慈。

                      薛白衣的所作所為,也震驚了炎黃和世界。

                      不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以為東京已然是末日的降臨。

                      薛白衣在倭國大殺四方,屠戮千萬右翼,頓時在修真界和世俗引起酣然大波.不管是美利堅還是歐洲的那些國家,全部陷入到深深的惶恐和憤怒之中.因為薛白衣這樣肆無忌憚的殺戮,這強大的武力,給他們帶來了

                      深深的震懾.尤其是當初的英國和法國,不管是修真界還是世俗,全部對薛白衣的行為予以強烈的譴責,更是聯合美國,將薛白衣列入到十大恐怖頭子的名單之中.讓原本叫囂的西方

                      不少歐洲和美利堅的媒體,將薛白衣更是直接妖魔化,惡魔化,將薛白衣描述成一個能夠控制人的心理的邪魔.對于他的譴責,以及各種惡意的重傷,連篇累牘,鋪天蓋地.這些被那些別有用心的資本家控制的新聞

                      媒體,在這個基礎上,再一次對東方的炎黃進行妖魔化的描述.

                      但是在炎黃,不少人對倭國右翼不停跳樓自殺的行為,極為開心,譬如中華報刊之類的網絡報刊,更是以天譴來形容,這一次倭國右翼自殺潮流,同時對這一次被列入到十大惡魔之一,和這次的跳樓事件有著

                      很大的相關性的薛白衣,在這些報刊的描述之下,變成了炎黃的英雄.

                      在炎黃京城的香山之下,那一棟很明顯變得清冷了起來的莊園之中,一個白發蒼蒼滿臉皺紋的老者抬起頭,看著東方,眼睛之中露出欣慰的神色.喃喃道:“薛白衣,你果真沒有讓我失望.殺得好,殺得痛快,殺得

                      大快人心!“

                      想當初,我們多少炎黃人,死在他們這些毫無人性的畜牲的手上.你做我之不敢做,想我之不敢想,不愧是我們蘇家的女婿.

                      同一時間,得到了相關的詳細的資料的葉老,還有其他老革命,這些從倭國的刀山火海之中趟過來的,對于那個畜牲的國度,那些毫無人性的右翼,自然是恨之入骨,現在薛白衣的行為,讓他們極度認可.他們紛紛

                      出力,對炎黃上層產生了極大的影響.面對國際社會的咄咄逼人的姿態,炎黃的領軍人物站出來,宣布薛白衣是民族英雄.以一響亮的耳光,回敬了那些歐美國家,還有那個一直在蹦達的倭國.

                      同樣,隨著這一響亮的耳光,原本一個個在炎黃跳出來作妖的所謂的大使們,一個個灰頭土臉,放出狠話來.但是現在炎黃日益強大,他們除了口頭上威脅,只能無能為力.

                      但是在武界之中,卻是另外一番風景,炎黃的靈界勢力,因為薛白衣的出擊,而變得挺直了腰桿,而在西方的武界,卻是人人自危.他們不怕強大的敵人,譬如薛天神,他早就進入到了修真的頂端,但是他卻多有限

                      制,無法隨心所欲的出手.但是現在他的孫子,這個妖孽都無法形容他的天資的年輕人,卻根本不顧及任何,想殺就殺,而且,一殺千萬.這樣的人,才是他們真正害怕和恐懼的.

                      薛白衣的行為,卻是讓西方的圓桌會議再次重開,不管是歐洲,還是美利堅,當然苦主倭國,也是不可能不參加的.這些西方武界之中的頂級勢力的頂尖巨頭,卻是因為薛白衣全部聚集了起來.有美國異能者協會的

                      會長,五S級的頂級異能高手,還有光明教皇,黑暗大議長之類,同樣,十二圓桌騎士,西方的吸血鬼親王,暗金狼人,全部登場,顯示出西方強大的底蘊和力量。

                      站在那圓桌會議的最下方的那個穿著神官服飾的倭國人,臉上露出深深的悲憤之色,讓人看了之后,還以為是他家的親戚被人問候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沉聲道:“薛白衣這個邪魔,如此喪心病狂,在我們倭國,連殺千萬人,完全不顧及,修真道和世俗的鐵規。如果再讓他如此肆無忌憚,到時候,誰能管得住他,誰又能滅得了他?!?

                      我希望諸位大人,能夠聽到我的祈求和控訴,對那個薛白衣予以最嚴厲的裁判,維護世間修道界的規矩。

                      在邊上的那些看似高高在上的教皇,議長,親王,狼王之類的人,紛紛點了點頭,這個圓桌議會,其實就是一個形式而已。

                      自從那件事情發生了之后,他們便已然下定決心,一定要將薛白衣給徹底的鏟除。

                      其中那個和黑暗大議長平起平坐的教皇,眼睛之中閃過一道凌厲的汗芒,冰冷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這個薛白衣,既然作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就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我建議,我們西方諸位正義之士,秉承維護正義的傳統,開啟生死戰場,誅殺薛白衣!”

                      那些坐在那里的大頭們,在聽到這個教皇的話之后,全部抬起頭,眼睛之中閃爍著凌厲的殺機,將自己的手舉了起來,那充塞云霄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開啟生死戰場,誅殺薛白衣!”

                      這聲音,不單單在這西方的武界之中傳播,也傳遞到了東方的武界之中。

                      不少東方武界之中的人,聽到這個消息,臉色紛紛發生了變化。

                      生死戰場的開啟,前一次是千年以前了,現在又一次開啟。

                      站在杭城的別墅之中的薛白衣,抬起頭,看著那雷霆狂閃,仿佛末日來臨的天,他的嘴角露出冰冷的笑容,他同樣能夠聽得到,在那武界之中,仿佛是九天之上,那些所謂的要開啟生死戰場的宣言,這些人高高在

                      上,仿佛能夠定人生死,但是他薛白衣,又豈能是他們這些螻蟻能夠掌控他的命運的,他的身體之中,戰意沸騰,戰血燃燒。

                      在他的邊上,站著兩個女人,一個冷如冰,一個純如雪。

                      冷如冰的是蕭凌的姐姐,薛云煙,而純如雪的那個,正是慕容輕葉,她那雙清澈見底的眼睛之中,閃過深深的擔憂的神色。

                      在這雷霆之下,在心中無盡的擔心之中,她竟然張開了嘴巴,清亮動人,宛如天籟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白衣,這是怎么了,我感覺,這些雷霆都是沖著你來的,好讓人害怕!”

                      薛白衣伸出手,一把抱著她,霸道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不怕,小小雷霆而已!”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午夜福利成年人_午夜福利岛国在线观看_午夜福利电影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