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www.751131.com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武俠修真 -> 鎮妖博物館-> 第五百二十九章 精通神性的衛館主,教你三秒鐘拉滿仇恨值

                  第五百二十九章 精通神性的衛館主,教你三秒鐘拉滿仇恨值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昆侖南淵。

                      九天門前。

                      自傲自矜的天神開明獸抬起頭,深深盯著畫面里發生的一切。

                      然后下意識掃了掃自己的頭發,好像上面給人踩了一腳滿是腳底板上的泥土一樣,一雙眼睛里面滿是危險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微笑,讓這個之前看上去溫和好說話的天神多出一絲危險的表情。

                      充分表達出了神靈被人踩頭以后的心情。

                      夸父眼觀鼻,鼻觀心,認真地琢磨著手上的陶器杯子。

                      仿佛要從陶器的紋路里面看出某種天地萬物,造化生滅的大道出來。

                      刑天撓了撓頭,爽朗大笑……

                      笑,笑不出來了。

                      刑天沉思。

                      右手扶著自己的頭,想要把頭拔下來。

                      左手突然不受控制地死死握住了右手手腕。

                      發達的胸大肌上猛地睜開兩個大眼睛,死死控制住左手。

                      戰神的本能在怒吼。

                      你不要過來??!

                      這個該死的問題腦袋你自己去思考。

                      不要把鍋甩過來……

                      刑天自己和自己角力,這氛圍里幾乎尷尬地讓人想要從昆侖山上跳下去,而事實上,整個山海諸界各大昆侖山下,反應大概是相差不多的,剛剛的微笑都在眾神臉上緩緩凝固了——

                      這誰?

                      這特么誰???!

                      囚禁西王母娘娘?!

                      以開明神為坐騎?!

                      還把陸吾神當做寵物?!

                      最后貌似好像還可能把祂們給洗腦了,直接當炮灰?!

                      尤其是那些在未來的畫面里面發現自己的那些神靈,眼睜睜看著自己像是腦子被驢踢了一樣地喊著誓死追隨神主,一種親眼看到自己的黑歷史,并且還發現黑歷史被直接廣播了的羞恥感,讓祂們恨不得當場一頭撞死。

                      而那些沒發現自己的神靈們,好不容易才稍微松了口氣。

                      還沒怎么緩過來。

                      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昆侖山的未來里面沒有自己……

                      那自己在哪里呢?

                      是炮灰,炮灰,還是炮灰?

                      想到這里,完全笑不出來了。

                      彼此對視,都發現了自己眼底涌動得的煞氣,一位位神靈目露兇光,氣氛霎時間凝重到了讓人喘不過氣來的程度,水鬼打了個冷顫,仿佛看到隱隱一重重浪潮咆哮著騰起,而且是一潮接一潮,后浪接前浪,恨不得當場把某白毛拍死在沙灘上。

                      崇吾山主低頭沉思,而后緩聲道:

                      “我想,是時候開啟昆侖討伐令了……”

                      “若是此獠成為昆侖山主,我昆侖危矣?!?

                      “當誅殺之!”

                      一名名昆侖山神水神看向老山主,皆是緩緩行禮。

                      老者道:“當滅其體魄,揚其魂魄,使其不存于十方世界?!?

                      “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諸多神靈皆同意,殺氣騰騰。

                      問,要怎么才能解決問題呢?

                      曾經有文官如此回答。

                      解決不掉問題的話。

                      就解決到帶來問題的家伙。

                      事情就結束了。

                      一位位神靈活動手掌筋骨,雖然,可能事情發展的方向不大對頭,但是某種意義上,昆侖此刻確實是充盈著某種意義上的肅殺,而且是不加以絲毫遮掩的煞氣。

                      祂們對昆侖三神既尊且敬。

                      眼下有人要做這樣的事情。

                      祂們會怎么做,根本不需要質疑。

                      弄死那白毛!

                      昆侖南淵之上。

                      燭九陰深深注視著這一幕,最后收回視線,蒼古雙目落向開明獸。

                      開明獸神色恢復漠然,手指屈指敲擊扶手,雙目看向燭九陰。

                      兩名在神代之中,一者執掌歲月,一者俯瞰過去未來的神靈,思緒涌動如潮,而九天玄女心境涌動不提,夸父刑天更是沒有注意到開明獸和燭九陰眼底的神色變化與不為人所知的暗中交流——

                      燭九陰眼底淡漠:‘這絕非是真正的未來,未來從不曾定論?!?

                      ‘過了?!?

                      開明嘴角冷笑:‘過于刻意,過于清晰,方才是最大的破綻之處?!?

                      ‘愚鈍?!?

                      只在一瞬間,開明和燭龍,便已達成了最初的意見。

                      燭九陰雙目蒼古,若有所思。

                      ‘昆侖玉璧是絕對的神物,但是現在分裂到了不同世界,位格下降,也難免不受到干擾?!?

                      ‘但即便如此,想要通過玉璧反向干擾,也只有一種可能?!?

                      ‘恐怕是有昆侖天女一級以上天神被對方控制住了,這才能靠著天女的能力反向干擾到昆侖玉璧?!?

                      ‘我猜測,是衛淵接觸到了對方,然后破壞了對方的布置,順便把對方激怒,并且,對方很有可能看到了衛淵本身的某項秘密,比如說某種代表著極高武力的潛能,所以最終決定不顧一切代價,嘗試離間昆侖和衛淵,并且將諸多神靈的敵意都放到衛淵的身上……’

                      ‘這是……挑撥!’

                      ‘而且,對方很有可能會在最近對昆侖出手?!?

                      ‘而昆侖的注意力在衛淵身上,幾乎沒有多少防備?!?

                      ‘哪怕被暗算,都可能把事情放到衛淵身上?!?

                      開明獸皺眉,叩擊扶手。

                      ‘推演未來,必須遵照基礎的規則,未來是‘真的’?!?

                      ‘完全的虛假是不可能在玉璧上浮現的?!?

                      ‘也就是說,那畫面所見的一切,是真的有可能發生的某個未來?!?

                      ‘那么,為什么他會對王母出手?’

                      燭九陰:‘在我看來,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王母的身份有詐,或者說,衛淵囚禁西王母這件事情本身就是假的,或許畫面之中并非西王母,而是另外一種存在……如旱魃之于女魃,亦或許這本身只是一場計策?!?

                      ‘是給某些存在看的苦肉之計?!?

                      ‘只是恰好被披露給我們看了而已?!?

                      ‘而另一種可能,就是西王母本身也是大劫的一部分,和大劫有關系,而淵的變化,則必然代表,西王母的存在讓他在乎的東西破碎,最終心性大變?!?

                      開明獸挑了挑眉:‘至親好友,若非禹之復蘇被阻,便是故人摯愛被殺?!?

                      ‘以及,還有第三種可能,燭九陰……’

                      ‘西王母的存在,阻礙了他的道路?!?

                      ‘他是人族,而王母娘娘代表的是昆侖?!?

                      開明獸傳遞的心音語氣嘲弄:‘因為王母阻攔了他選擇的道路,所以必須除去這個阻礙,事實上,當西王母和神州放在那人面前,以他的秉性做出囚禁王母,得到力量,拯救神州幾乎不需要懷疑,這并非偶然,而是必然……只是顧念舊情,沒有下殺手,而是囚禁?!?

                      ‘那么,而是誰讓他作出如此的選擇……?’

                      ‘你懷疑我?’

                      開明獸心音平淡:‘呵……只是好奇,畢竟如此大劫,你居然沒有出現過?!?

                      ‘以你和他的關系,我很難不懷疑,你會在幕后故意誘導他?!?

                      ‘而如果正是你誘導衛淵選擇了和昆侖相對的道路,這是否代表著,你今日所說之話,‘西王母是大劫之一環’,也是在挑撥吾與西王母的關系?’

                      ‘你說呢?燭九陰……’

                      面臨陡然凌厲的質疑,灰袍男子雙目蒼古:

                      “你要懷疑,當然可以?!?

                      ‘疑者不可自證,你既懷疑,那就要拿出證據,區區如此,還不足以指責我的動機,況且……如果真是西王母所作所為致使衛淵失去了什么,性情大變,那么,我倒也還有一句話要問?!?

                      ‘昆侖立場是面對大劫?!?

                      ‘就連陸吾都沉睡,西王母本體潛入人間?!?

                      ‘我很敬佩?!?

                      ‘所以,在你們預設的情形之中,是不是真的存在有讓衛淵失去某些存在的打算?比如說……’

                      燭九陰雙目蒼古,手中茶盞茶水瞬間蒸干。

                      兩個字在開明獸心底炸開:

                      ‘犧牲!’

                      ‘在面臨不可預知之大劫的時候,不得不犧牲某些東西,甚至于某些人,換取大局的穩定,這樣才可能讓親眼目睹一切的衛淵性情大變,也變成這樣一幅,為了大局可以舍棄一切的樣子?!?

                      ‘而犧牲了什么……’

                      ‘我想,是哪怕被犧牲都心甘情愿,并且在死前告知衛淵,懇求衛淵不要怨恨王母的某個存在,某個人……這樣,才有可能讓衛淵性情大變,卻礙于那人的懇求,最終也只是將西王母囚禁?!?

                      開明獸眼眸微斂:‘這只是你的推測?!?

                      ‘西王母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燭九陰雙目蒼古:‘你所說的,也是猜測?!?

                      ‘昆侖落入天下第一劍客手中,對于吾來說也無好處?!?

                      兩名神靈對峙許久。

                      開明獸微笑溫和下來,看不出方才的鋒芒畢露,嘆息:

                      ‘你還是一樣多疑?!?

                      ‘就不怕,你我也中挑撥離間?’

                      燭九陰漠然回應:‘謹慎,才是穩定的前提?!?

                      在刑天夸父懵逼的時候。

                      燭九陰和開明獸這兩名在神代,并不是以武力威名傳揚的神靈,早已在無人所知的時候,彼此交鋒,依靠現在的線索,只是瞬間就各自推演出了一條通向這一個未來的途徑。

                      而后嘗試將這條道路徹底斬死。

                      雖然一個是為了西王母,另一個是為了衛淵……

                      的飯。

                      毫無疑問,祂們彼此并不徹底信賴對方。

                      畢竟祂們兩人推演的思路里面,想要通向這一個未來,要么是西王母出了問題,要么,就是燭九陰本身立場也有問題,和昆侖不在一條戰壕上,這怎么都不可能徹底信任對方,而現在這兩個可能姑且都被兩人擱置。

                      畢竟現在兩人沒什么沖突的可能性。

                      燭九陰微微喝了口茶。

                      這一次是開口說給其他的莽夫,作為古代三大文官外置大腦器官進行解釋道:

                      “這是計策,斷絕衛淵和昆侖神系一切合作的計策?!?

                      夸父愣住,道:“計策?”

                      旋即大喜:“也就是說,這不是未來咯?”

                      開明獸淡淡道:“非也?!?

                      “這也是未來,只是發生可能很小的未來,但是并不是假的?!?

                      “是在極端情況下可能發生的,或許并非是最壞,卻是最能達成對方目的的一種未來,是未來的某種的可能性?!?

                      刑天把頭按上去,露出智慧的表情,道:

                      “……目的?”

                      開明獸道:“是啊……這計策的目的幾乎明顯無比,但是卻沒法破開?!?

                      “昆侖諸神素來散漫,敬重于我,敬畏陸吾,而對西王母則是感念其恩,任何人,做出如畫面上未來這樣的事情,就代表著徹底和昆侖諸神為敵,你不會覺得,這些神靈在看到這樣的未來,會拜伏下去叩首稱呼神主吧?”

                      “神靈,當然有神靈的尊嚴?!?

                      “這一個計策,是陽謀,而且已經成功了?!?

                      “衛淵幾乎已經不可能得到昆侖的力量……還會被昆侖諸神追殺?!?

                      夸父心下一急,道:“這,這怎么辦?”

                      “對了,開明神,你們親自出面解釋也不行嗎?”

                      九天玄女低語道:“沒用的,畫面里面,開明神和陸吾神都被那家伙脅迫,王母娘娘被禁錮,也就是說,在現在的昆侖諸神眼中,昆侖三神都是有可能被脅迫,說出假話的?!?

                      “可以說這個未來已經徹底不可能出現了?!?

                      “但是……這也代表著,衛淵從昆侖能得到的助力也被極大削弱?!?

                      刑天鄭重點頭道:“我覺得也是這樣?!?

                      眼看著別人不信的注視,刑天沉思,道:

                      “這不就是衛淵的潛力被看到,然后對方死了都要來一發陰的?!?

                      “故意哐地打了昆侖一巴掌,然后說是衛淵干的?!?

                      “惹得衛淵和昆侖之間互相打來打去?!?

                      “他們打算在第三邊兒瞅著,等時機恰當就給兩個人來一下狠的嗎?”

                      “我懂我懂,老陰了?!?

                      “這玩意兒當年不少,軒轅和蚩尤打架之前都得聯手把這樣的人處理掉,然后再兩人對決?!?

                      九天玄女正要反駁。

                      突然沉默。

                      貌似,好像……

                      刑天說的也對?

                      夸父張了張口:“這,是誰如此狠毒……”

                      開明獸微笑道:“你不也知道嗎?”

                      夸父茫然:“我?”

                      “是啊,能影響到昆侖玉璧的,只有這一個東西了?!?

                      開明獸視線微斂,燭九陰嗓音平淡。

                      同時開口:

                      “河圖,洛書?!?

                      夸父瞳孔收縮,心潮起伏。

                      燭九陰放下茶盞,淡淡道:“開明,現在衛淵在何處?”

                      開明獸愣了下,道:“大荒北?!?

                      “燭龍你要……”

                      灰袍男子面容蒼古,浮現一絲微笑:“只是突然想到?!?

                      “既然還能最后使用這樣的計策,看來還沒有死徹底啊?!?

                      “衛淵回來,需要加練了?!?

                      祂喃喃自語:“我也很久沒有活動身子了啊……”

                      拂袖,起身。

                      氣勢緩緩沉凝。

                      《大荒北經》——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

                      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視乃明。

                      不食不寢不息,風雨是謁。

                      是燭九陰。

                      唯一一位,橫跨陰陽兩界,步履昆侖大荒的神靈。

                      燭龍,燭九陰!

                      PS:今日第二更…………

                      四千字,本來想寫得輕松點,但是想了想,還是得解釋下上一章的未來~稍微剖析一下,然后寫得有趣些。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午夜福利成年人_午夜福利岛国在线观看_午夜福利电影网页